聯繫我們 登入

現在的美國,很像明朝末年的中國

xxxssk 2017-05-20 檢舉

中國對此當然也很清楚,不過反正中國現在很有錢,也處在戰略優勢地位,非常樂意花錢買平安、花錢買時間:通過貿易和投資上的利益妥協,換來美國從朝鮮半島、台灣和南海的軍事戰略妥協。這樣,中國贏得更大的戰略空間和更長時間的和平發展機遇,美國則可以獲得更多的貿易利益和產業投資,從而推動製造業復興、扭轉國內經濟頹勢。

這是特朗普上臺後最大的成就。能在四個月裡邊成功搞定中國,很不簡單。但是,在內部改革方面,特朗普卻基本上一事無成。他簽署的針對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被搞黃了,新的醫療改革法案嚴重受挫、減稅方案也推進緩慢,至於他最著名的承諾——要在墨西哥邊境修一座高牆,看起來就更加的遙遙無期。他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計劃,隨著針對他的司法調查啟動,他成為' 跛腳總統 ',也變得不太可能落實了。

在這些改革都搞不定的情況下,跟中國從談判桌上得來的利益,很容易就會變成一紙空文,因為資本會擔心出現彈劾案,引起美國國內政治動蕩,從而外逃。這種較大規模的資本外逃將會基本上抵消中國承諾的貿易和投資方面的優惠。

說得更絕一點,中國之所以願意給特朗普那麼大的面子,出讓那麼多利益,核心是因為特朗普是美國總統,可以決定美國在朝鮮半島、台灣和南海的軍事戰略。只有特朗普手裡握著足夠的籌碼,中國才會拿出足夠的利益來跟他交換。既然特朗普已經成為了' 跛腳總統',深陷國內政治鬥爭的泥潭而無法自拔,美國國內的政治鬥爭形式決定了他不是願意不願意的問題,而是客觀上已經沒有能力來加強對朝鮮和台灣事務的幹預了。這種情況下,中國方面的承諾明裡暗裡肯定就要大打折扣了——你特朗普手裡的籌碼已經丟了,我們為什麼還要多給你好處?

所以,美國國內的建制派勢力把特朗普變成跛腳總統,可以說是幫助中國幹掉了目前所能面對的最有力的對手。我之前說過,特朗普的改革方案,雖然不可能從根本上扭轉中美博弈的大方向,但在短期內延緩美國衰落的速度,讓美國在表面上復興一把,還是很有可能的。這個策略就是我在《全面收縮!從朝鮮半島局勢看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劇變》裡面講的:對華戰略收縮,換來中國的貿易優惠和更多的投資支持,並且把對外擴張的成本節約下來在國內大搞基礎設施建設,從而振興美國製造業。這一招真的貫徹下去了,美國中期復甦的可能性很大的。

但是,美國的建制派精英們已經是 ' 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 ',他們決不允許特朗普影響軍工 -金融集團的利益。因為不管是對外戰略收縮,還是對內振興實業,都是對這個集團不利的。他們為了自身的既得利益,對美國國家民族的利益完全的視而不見,不顧一切後果地想要把特朗普搞下去,就算搞不下去,也要搞得他手忙腳亂、什麼事情而做不成。

普遍預測,中國的 GDP 將會在 2020 年前後超過美國。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升值,最快可能在 2018年就完成這個目標,反之,則可能會晚幾年。由於針對總統的獨立調查以及圍繞是否彈劾總統的博弈會持續很長時間,' 水門事件 ' 從 1972年 6 月爆發,經過了兩年零兩個月的調查和鬥爭,最後尼克森總統在 1974 年 8月宣佈辭職。而且尼克森是在眾議院通過了彈劾,參議院還沒有通過彈劾的情況下辭職的。按照特朗普的性格,他絕不可能自己主動辭職,肯定要跟國會懟到底。所以這場戰爭只會持續的時間更長。

按照這個節奏,不管特朗普最後是勝利還是失敗,幾乎可以肯定在他剩下三年的任期內,已經沒有什麼可能重新建立權威、凝聚共識來推動他 '讓美國再次偉大 ' 的改革了。按照這個節奏,美國國內政局不穩,美元資產也就會喪失作為 ' 避險資產 '的舒適,今天出現的美元和美股雙雙下跌的情況在未來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這樣,中國的經濟總量在特朗普第一任總統期間也就是 2020年之前超過美國就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到了 2020年,調查結果水落石出,彈劾案也結束了,但接下來又是新一輪的總統競選,又要再折騰一輪,美國就會徹底喪失跟中國爭奪全球領導權的能力。

——美國人民好不容易選出來一個真心想幹點實事的總統,就這樣被建制派精英們用 ' 三權分立大法 '給化解了。對中國來說,這是一件何其幸運的事!對美國人民來講,又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啊!

我相信,很多迷信美國民主的同志們可能又會說:這是美國民主精神的體現,是三權分立的偉大原則的實踐,是對總統權力的監督。只因為總統多說了一句話,或者幹預了某個司法調查,就要彈劾總統,可見他們真的把權力有效的關進了籠子裡等等。

這樣是說法犯了捨本逐末的錯誤,忽略了政治制度的根本目的。政治是為民生幸福和國家強大服務的,政治本身從來都不是目的。為了民主而民主,為了三權分立而三權分立,為了把權力關進籠子而關進籠子,如果最後的結果是製造了嚴重的內耗,讓政府沒有精力去應對嚴重的外部挑戰和內部的危機,那麼這樣的民主其實是有害的。

今天美國建制派精英們跟特朗普的內鬥,很像明朝末年的儒家士大夫們跟皇帝搞的 ' 爭國本 '運動,都是利用一些細枝末葉的小事兒挑起政治鬥爭,讓政府陷入癱瘓,從而為自己的這個小集團謀取利益。

明朝萬曆年間,特別是中後期,努爾哈赤建立後金在中國東北地區迅速崛起,給國家造成了嚴重的威脅。但是,明朝的那些儒家士大夫們,對此完全視而不見,反而出於政治鬥爭的需要把戚繼光、李成梁等戰功赫赫的名將給拿下了。他們對努爾哈赤的發展無動於衷,認為這完全是小事兒,而把內部黨爭看的高於一切。他們在皇帝應該立誰當太子的問題上,向皇帝發動了一輪又一輪的抗爭。這種抗議浪潮每一次看起來都正義昂然,完全是出於對國家體制權威性的維護。因為根據皇位繼承的制度,應該立長子,而萬曆皇帝卻想立更小的兒子為太子。

你說明朝這些士大夫的理由正確不正確,高尚不高尚?看起來非常正確、非常高尚。但是,這是不是當時國家最重要、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事?當然不是!當時國家的第一大事,就是內部要團結起來,打擊努爾哈赤的後金,第二大事,就是沿著張居正改革的道路繼續前進,改革稅收制度和政府管理體制,實現內政清明。結果明朝末年的士大夫們,完全把這兩件事拋到腦後,天天打著維護儒家天道的旗號,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內部政治鬥爭,結黨營私,上演了明末三大案——紅丸案、廷擊案、妖書案。

這三大案我在《從黃河文明到一帶一路》第二卷裡面有詳細的分析,總之,就都是一些捕風捉影的小事情,被無限上綱上線,成為政治鬥爭的旗號。圍繞這三大案,政府高官們拉幫結派,互相傾軋,讓政府陷入癱瘓,除了討論這三大案的是非對錯以外,中央政府官員幾乎不對其它國家大事做出決策。

就跟今天美國一樣的,特朗普為自己信任的國家安全顧問說句話,叫 FBI別調查他了,要說有沒有錯誤?有錯誤。但是這個錯誤大不大?相對於美國當前面對的國際國內形勢來說,一點也不大。為了這點錯誤,讓國會和總統勢不兩立,兩邊死磕,誰也別幹正事。不就跟' 明末三大案 '一樣嗎?中國正在高速崛起,這是一個要從根本上動搖美國國際地位的歷史性大事件。就跟當年努爾哈赤的後金興起對明王朝的挑戰是一樣的。跟這個事件比起來,特朗普向俄羅斯洩露了一點情報,讓某個特工暴露了,或者幹預了FBI 的調查,這些事兒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是,特朗普的反對派們,根本就好像看不到中國這個龐然大物一樣,眼睛只盯著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大做文章,而且顯得特有正義感,眼睛裡揉不得沙子,像要求聖人一樣來要求總統。

特朗普或者他的國家安全顧問跟俄羅斯私下有點不規範的交往很可怕嗎?比美國人民大量失業找不到工作更重要嗎?今天美國建制派精英們也跟明朝末年那些忙於黨爭的士大夫們一樣,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這個東西,不是什麼民主的勝利,而是民主的恥辱,說直接一點就是亡國之兆。它說明,這個國家的精英階層,已經完全喪失了辨別輕重的能力,沉溺於眼前利益和集團利益而不能自拔,民主制度已經變成了加強內耗的工具,成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和阻礙任何積極改革的利器。

當然,這是我們站在美國的角度來進行分析的結果。站在中國的角度,那就不僅不是亡國之兆,而是國運強盛之兆。可以預言,未來三年,今天這樣的局面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中國這邊不停地宣佈取得什麼重大科學技術突破、建成了什麼重大基礎設施;美國那麼不停地宣佈國會議員、檢察官、媒體為了維護美國偉大的民主憲政傳統,對違反憲法行動的總統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攻擊。

最後,可能是特朗普被彈劾了,也可能是特朗普沒有被彈劾,不管哪一種,都是民主的勝利:彈劾總統是民主的勝利,彈劾總統失敗了也是民主的勝利。我們對這樣的勝利表示歡迎。

(本文原發於微信公眾號 ' 李曉鵬博士 ',觀察者網已獲作者授權轉載)

來源:www.fun01.net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加入好友,分享好文給親朋好友!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會喜歡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
請您使用真實的聯繫方式。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
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