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繫我們 登入

本來是兩個人的婚禮,當晚發生事變成三個人的洞房,男的欲哭無淚!

最爱奇闻 2017-10-24 檢舉

張琦聽說有人比他更苦,想聽聽是怎麼個苦法,就把老乞丐拉到沈家帳房,讓他跟自己睡一起訴訴苦。

老乞丐進屋後說:“小哥你一身光鮮乾淨,我這身子骯髒惡臭,跟你睡豈不熏臭了你?”

張琦就找套新農,送乞丐到後房洗澡。老乞丐洗淨換農後到張琦房中,見他酒喝多了已經熟睡。老乞丐只好蜷在地上睡到天明。

寇氏關注張琦的一舉一動,聽說他昨晚出去喝得酩酊大醉,又帶個生人回家,把她嚇了一大跳,怕他抗婚逃出沈府。寇氏安排家丁看守院門,讓管家監視張琦一舉一動,下令今日起張琦不得外出,生人不得進來,以防節外生枝。

安排好後,寇氏帶群丫環使女,前呼後擁去帳房看張琦。張琦早上醒來看到房裡多了個老人,記起昨晚之事,就安排老乞丐吃早餐,準備送他出門。忽聽有人高喝:“夫人到!”

張琦嚇一大跳,忙讓老乞丐進屋裡躲藏起來,開門迎接寇氏。寇氏帶丫環進屋,張琦忙躬迎,抬頭見芸兒也在寇氏身邊。

芸兒購回綾羅綢緞今早還家,隨寇氏來看張琦。寇氏見了張琦,就關心細問他昨晚怎麼飲那麼多酒,還送他一些人參、鹿茸補品讓他滋補身子。本想追問他昨晚帶何人回家,但見張琦臉色慌張忐忑不安,精明的寇氏就想給他留點面子,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只跟張琦東扯西拉,說些不成不淡的話。後來說到婚事上,張琦本想當場回絕,見芸兒在一旁朝他擺手眨眼,只好答應考慮幾天再說。

見張琦口風鬆動,寇氏很高興,讓張琦休養幾天再回話,就帶眾、r環回房去了。

三日後,寇氏再問張琦考慮得怎麼樣,張琦一口應允。見張琦爽快答應,寇氏起了疑心,問:“你是不是想先敷衍我,然後脫身逃跑?”

三個人的洞房(2)

張琦說我一個奴才,能飛到哪裡去?跟了夫人,一可脫奴身,二可管沈府一半財產,享受榮華富貴,何樂而不為?之前,是我一時糊塗想不通!

寇氏一想,這小小奴才量他也逃不脫我的手掌心!就滿面含笑跟張琦說:“我倆做了夫妻就是一家人了,你還有什麼要求沒有?”

張琦說別的要求沒有,只是我妹子芸兒自幼為奴,我既做了主子她還是奴才,我面子上過不去你臉上也無光,求夫人給她一份贖身契約,讓她出府自由婚嫁。

寇氏想,這芸兒父母在沈家為奴一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給他們女兒點恩惠也是應該的,就答應張琦,在新婚之夜給芸兒贖身文書,還送些金銀細軟讓她離開沈府、自由婚嫁。

寇氏請人看了日子,定在臘月二十四小年夜,老鼠嫁女的日子成親。喜慶之日,沈府張燈結綵賓客迎門。五十多歲的寇氏心滿意足三入洞房,已得贖身文書的芸兒,帶著丫環使女把哥哥和寇氏送入洞房。

臘月天寒風大起,丫環粗心沒關窗戶,一陣風吹進來把新房蠟燭吹熄,芸兒安排眾丫環:“快去掌燈!”

洞房中腳步紛亂,半天才有人送上燈火,芸兒帶大家出去順手關上房門。

寇氏悄悄掀起蓋頭角,低眼看到地上新郎的一雙大腳,心中盼他挑開蓋頭跟她喝下交杯酒再入紅羅帳。新郎遲遲緩緩老半天,才過來掀她蓋頭。寇氏見到新郎大吃一驚。

新郎癡迷地望著她,喊了她一聲小名:“玉兒——”

寇氏像做夢一般結結巴巴說:“你……你不是死於亂軍之中了嗎?”

站在寇氏面前的新郎不是英俊的張琦,而是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寇氏認出他竟是生離死別二十多年的徐援。

徐援被亂兵抓去做挑夫,半路逃脫輾轉回到家鄉。家鄉已成一片廢墟,數百里無人煙,更不知新婚妻子流落何方。徐援背井離鄉出外尋妻,找遍東西南北也尋不著妻子蹤影。他身無分文淪落為乞丐,討飯來到江頭鎮,邂逅張琦被他帶進府。寇氏來看張琦,徐援躲在屋裡認出這富態女人正是他苦覓不見的妻子。

徐援、張琦和芸兒三人定下調包計:由張琦跟寇氏拜堂,徐援躲在洞房外的廂房中。芸兒佈置洞房時故意不關窗戶,果然北風吹熄蠟燭。芸兒支使眾人出去掌燈,張琦趁亂偷去廂房跟徐援換了農裳……

寇氏夫妻生離死別,一朝重逢抱頭大哭!寇氏想起張琦、芸兒,問徐援:“他們現在何處?”徐援說他們二人已從後門出府,往江邊尋船過江,準備遠走他鄉。

寇氏聽了大叫不好,正要命家人備馬車帶徐援去江邊時,僕人帶個黑大漢來見寇氏。一見黑大漢,寇氏打了個寒噤,問:“你……你把那事兒辦啦?”

黑大漢冷冷地亮出帶血的鋼刀,說按夫人吩咐,那對狗男女被我一人一刀,砍人江中喂王八了,小的特來請夫人驗刀討賞。

寇氏叫聲苦,說:“完了,只恨我妒忌心強,害了張琦和芸兒的性命!天啊,我作了大孽呀!”

原來,寇氏見張琦爽快答應婚事,有些生疑。她隱隱得知張琦、芸兒有私情,又見他為芸兒討贖身文書,猜到個七七八八。她一邊不動聲色大辦婚事,一邊籌畫萬一張琦逃婚的對策。她暗想張琦若逃走必經水路,臘月二十四家家過小年,艄公們都回家過年,江邊沒有渡船。在這江頭鎮能做黑心生意的,只有私鹽販子柳老武。她就花錢買通他在碼頭守候,二十四日夜間如有一對年輕男女上船,就一人一刀結果性命,以解張琦拋棄自己之恨!

如今,結髮夫妻重逢,寇氏猛然記起那番安排,正在著急,卻見柳老武拿著血淋淋的鋼刀來討賞,知道張琦和芸兒必已喪命,不由放聲大哭,懊悔不已……

寇氏安排懸白掛孝為張琦和芸兒辦喪事,請高僧來念經超度。柳老武見她哭哭啼啼,大婚之夜卻忙著辦喪事,就問:“夫人,你這是唱的哪門子戲呀?”

寇氏把事情一說,柳老武才知道她是真想放過張琦、芸兒,現在也是真懺悔。柳老武哈哈大笑,說他倆好好的呢!哪有老子為幾兩銀子,殺自己兒子的!

沒想到張琦是柳老武的親生兒子!當年柳老武嗜賭如命,把家財輸光,準備賣妻還債,妻子聽說後拋下未滿周歲的孩子投水自盡。柳老武養不活孩子,知道沈家要買小孩,就假說路上撿到孩子賣給了沈不韋。

柳老武妻死子敞家破人亡,他狠命成了賭。本想贖回孩子,但看到孩子在沈家過得挺好,何必贖回來跟自己過有一餐沒一頓的日子?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前日,寇氏找到他,給了五百兩銀子,讓他害兩個人。柳老武雖做黑道生意,但從不濫殺無辜,聽說要他殺兩個人,把他嚇了一大跳。但他見錢眼開,暗想先得了銀子,到時見機行事。哪知,上船來的竟是兒子,還帶個漂亮媳婦,他就把他倆送過江去,回來砍倒一條野狗,拿著帶血跡的刀,給寇氏驗看請賞!沒想到寇氏三人洞房,把悲劇演成了喜劇,終於得了個大團圓……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
您可能會喜歡
X
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
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
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